標頭文字

古蹟、單車、親子,我的記錄簿。 (蝴蝶+1)

2015年2月4日

探索蕃社坑水力發電所


2014/7/22麥德姆(MATMO)颱風夜,一次有心的資料搜尋,意外地埋下今日探索 蕃社坑水力發電所 行動的種子。

這張圖是1907蕃地地形圖,值得參考與推敲。紅箭頭指出為後人所加字,因為字體明顯有差異。按地圖所示,蕃社坑位於今寒溪農場稍北河床地。請注意X符號表駐在所(或派出所),其駐在所南方緊臨不知名區域符號。由等高線推論,不知名區域符號緊臨河床,地圖套疊為今河床。尚幸,此位置不在左岸;姑且假設只是當時某區域符號,後已淹沒。推論:不是蕃社坑水電所位置。

這張圖是1924陸地測量部地形圖,公認當時的最精準地形圖,更值得參考與推敲。南澳群受迫強制搬遷,現今寒溪村集居五社,包含四方林社、小南社、寒溪社、大元社、古魯社;轄區共設四駐在所,包含四方林駐在所、寒溪駐在所、大元駐在所、古魯駐在所。這可能是全台駐在所(監視及管理)最密集的區域。結社搬遷位置是由日方指定,其必有因,姑且假設為日方認為易於管理之地,更或習為管理之地,當然就非常可能為水電所所在之地。

按照片線索,蕃社坑水電所必在左岸。結合 台灣百年歷史地圖Google MapsGoogle Earth,再加自以為是又或似是而非的推論,符合條件者有三:四方林社和小南社間打狗溪、大元社南邊蕃社坑溪支流、古魯社旁蕃社坑溪。再考慮水電所或堰堤取水口(可能性高)必在駐在所附近,則可能區域僅於四方林社和小南社間打狗溪、古魯社旁蕃社坑溪。最後再由現今Google Earth(看山勢和水勢),打狗溪的可能性弱。所以,最終目標鎖定在已遷社的舊古魯社。


堰堤位置在那裡?藉由1924陸地測量部地形圖,對照龜山電廠水壩,答案似乎已是呼之欲出?紙上作業已告完結!最後,僅有賴實地現場勘察及判斷了。不存奢望,也不存僥倖,水電所應已全無殘蹟,但堰堤殘蹟或許仍有緣一見。


經由Facebook串聯,淺嘗古魯林道的清幽、找尋台灣第二(?)水電所的遺蹟,安全第一為考量,不盲動、不冒險,在計劃性的有限區域內,預告著單車、越野、溯溪和搜索行動,將會是個滿滿歡笑的健康活動。


計劃:
08:00羅東轉運站集結
08:15出發,粗略模擬全程路線僅22k,加環梅花湖環湖約2k,加過寒溪吊橋訪大元來回約2k,加寒溪神社牽扛0.5k,不足30k。以上是上午悠遊行程,預估11:00前完成。
11:00~13:00午餐
13:00進入古魯林道,地圖模式切換至日治地形圖,在古魯社〈已不存在〉附近棄車,過溪抵古魯社,往下游搜索100m〈量力而為〉,折回上馬,沿林道往上游推進100m。以上預估14:30前完成。
14:30古魯林道漫遊,目標推進多少算多少〈網路騎單車記錄自進入林道不過4k/10k而已〉,小玩玩。
15:00收工〈折返〉
17:00羅東轉運站解散
2015/1/31氣象預報2/1大同鄉降雨機率20%,咱們星期天見。


【遊記】

#2015/2/1
台北好天氣,快樂出門去,抵達羅東卻是陰雨不離去,唉~吐大氣~!George說這種小雨最適合單車趣。計劃變化,直進寒溪村


先過長吊橋〈寒溪吊橋〉,回行溪便道,小熱一下。



走寒溪國小旁巷道,接步道往寒溪神社遺跡 文化資產案導覽。石刻「銃獵の廢」、「誓詞碑」見證日本政府統治原民部落的歷史。

巧遇部落文化活動,原民解說這是抓來的,是家家戶戶過年前的活動。記得小時候,老媽也是在過年前買隻雞回來割喉、放血,我就蹲在一旁拿碗接;只要一不小心,翅膀抖動可會翻了碗、欠罵的。

一旁的堰堤使我停下輪跡。

進入林道,寒溪農場〈停業〉後方一幢廢棄歐鄉風情木屋,引人佇足。同行車友早就穿林過徑,不知野到那裡去,很自然地就把我給海放了。


我呢?全程慢騎,不時目光專注對岸。Apollo對古魯林道是熟門熟路,在已廢棄的古魯吊橋等我。對照手機1924陸地測量部地形圖GPS地圖模式,沒錯!這就是通往對岸的古道。古魯吊橋橋頭柱刻「大正十五年三月」。


追上同行隊友〈事實是他們在等〉,單軌路況尚可。

前行不遠,騎多牽少。天雨路滑的,慢行為優。

再自然地一次,又給海放了。那裡是渡溪點呢?這要硬過,八成要衣割皮破兼放血,我的目標是在對岸呀~!

現在是快樂時間,泡麵、茶、餅乾,還有Debra準備的德國全麥麵包夾起司。


隨著路徑的攀升,似乎渡溪的可行性愈低

心糾結,意難決!

陰雨不停,大夥詢問要不要繼續推進,回行分享此行所見疑點是我當下的決定。撤!

古魯元平貫通,重現大元山前進翠峰湖,28k,呼叫社長~社長~,海大社長有沒有聽到?
Ps. 古魯元平貫通,正 百岳平安社 召集中。

就在寒溪農場後方,這就是「疑」為蕃社坑水力發電所的所在位置。


搜索!房子?基礎?木桿?碍子?通通都沒!唉~!只能吐大氣~!


請注意山勢和水勢,特別是水勢。注意看入水管路徑〈看水不看山〉,對照台灣百年地圖,此處最符合河道大轉彎。另外,舊照是黑白印刷版,前方都是山,並沒有拍到天空,所以很容易誤判喔~!

快樂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,這趟探索水電所殘念行,已近尾聲。請注意,這趟是殘念!是殘念!是殘念!很重要,所以說三次。在沒有足夠的文史資料,僅憑一張1908黑白印刷版有山有水的舊照就判斷是所在位置,並且現場無任何殘蹟可茲佐證,那是沒人會信的!沒人會信的!沒人會信的!超重要,所以加紅色粗體字,表示很大聲說三次。

結束歡樂的時光,我們下回見!
Ps. 古魯元平貫通?這種挫賽閃料的行程別找我,我還在慎重地考慮中〈欠揍〉。
Ps. 部份照片取自同行隊友存零。話說這名字蠻有趣的,付整存零〈又欠揍〉?

最後,手機有GPS不稀奇,有離線地圖不稀奇,為什麼有人的手機可以切換為日治地形圖?一個殺手級的免費公用裝備 手機GPS登山推廣計畫,再次超值推薦。


#2015/2/14
前次探訪適逢飄雨,未達目標即行折返,心有掛礙難消易增。本日天晴,登山杖預備,開山刀預備,小奕一起出發囉!不存奢望,不存僥倖,安全第一。喔~!開山刀先放回去。

山林探幽,小徑悠遊,今天的目標是尋找1924陸地測量部地形圖標示的蕃社坑溪堰堤(壩)。

發現蝶蹤,雖然只帶三防小DC相機,追!可以錯過,但不放過。枯葉蝶停下,站的老高開翅日光浴,拍到就賺到。只要回家把相片小裁一下,還算差強人意。

這隻乖,是散紋盛蛺蝶(黃三線蝶)華南亞種。蝶蝶樂的蝶友曾說,華南亞種比台灣特有亞種還多,看來是真的。

絹斑蝶(姬小紋青斑蝶)隨手拍。話說這蝶名有時還真麻煩,因為俗名不一,搞得只好強記二個,偏偏又常忘,有時還記錯;明明認得,叫錯卻給誤認了。對我這還算初學者而言,蝶名不一實在是茶包(trouble)。

斯式絹斑蝶(小青斑蝶)隨手拍。

遇到紫日灰蝶(紅邊黃小灰蝶)族群了,這隻是雄蝶。雌蝶前翅背有紅斑,回行有拍到。


過已廢棄的大元派出所,遇岔路皆靠右,因為我的目標是擇路下溪床。

路況顯示偶有人跡,蛛網夾道,飛蟲迎賓,登山杖權充導航棒,有到位。

穿越短林陣,視野全開,前方即為(蕃社坑溪上游)雙溪匯流口。

下河床,舊河道頗有寬度,發現目標物。這就是疑似1924陸地測量部地形圖的蕃社坑溪堰堤(壩)。達陣!

搜索!搜索水位刻度計,可惜殘念,就是找不到。瞧我這細皮嫩肉的都市人兩岸竄、四腳爬,渡溪杖要拐,汗濕夾背,也真夠黑皮(happy)的。這張照片顯示堰堤上游即為(蕃社坑溪)雙溪匯流口,完全符合前置功課(紙上作業)預期。

循溪上溯,左側河道有高山峽谷韻味,右側河道荒野氣息重。



小奕!我們收工去吃午飯囉~!回行再遇紫日灰蝶族群,這隻是雌蝶。

還有琉璃蛺蝶族群,比紫日灰蝶族群還要多,前後飛舞。牠的警覺性很高,沒法太靠近,我的三防機只能胡亂拍個幾張當記錄。

還有其他嗎?看的到,拍不到,只好沒圖沒真相。這是今天探索堰堤的最大附加禮物,台灣鳳蝶為台灣特有種,數量不多,真是卯死了!

而且居然上手了,怎一個「酷」字能解?根本就是太酷了。



此行另有二訪問,值得記錄。她看起來約60歲或稍大,我沒把握也沒好直接問,是位瘦而健康有點含蓄的原民大姐。我和小奕吃著她燒烤的山豬肉,閒聊著一些現今寒溪村觀光過客的事,我隨意地問起蕃社坑水電所,而她居然馬上說出她伯父年輕時在水電所工作過,我拿出手機GPS地圖,切換至1924陸地測量部地形圖並對照現今位置解說,她很明確地告訴我概略的位置(約同我們先前發現的位置),但是是在右岸,不在左岸。我慶幸,也存疑。

在林道內,當時我和小奕在林道返航(剛高繞過第一崩塌地),巧遇一群原民朋友要深入活動,原民朋友指了方向給我說很遠,說在大元山下(大元國小再過去),我推測在南澳北溪山腳駐在所附近,但完全沒把握。此第二說法位置距離1908臺灣寫真帖文字說明蕃社坑位置差距太大,頗難認同。原民朋友對我帶小孩追蝶也是好奇,並告訴我山裡的猴子很野,要拿登山杖趕牠們,千萬要小心,這裡的猴子有攻擊性。
Ps. 原民活動中,不給拍。

蕃社坑水電所居然有兩個位置,而且好像很多村人都知道;真要暈了,我維持原殘念!探索蕃社坑水力發電所結案!

最後,或許有人會認為那不是堰堤(壩),而是橋體殘蹟;貼上一張現狀已增改建的阿玉壩(記錄於2012),提供對照及想像。至於疑似1924陸地測量部地形圖的蕃社坑溪堰堤(壩)是否即為蕃社坑水電所設立?真是不好意思,我並不知道,或許改日再有更多線索,必定再臨寒溪一探文史究竟。


Remark
1. 2015/2/1、2015/2/14旅記。
2. 2015/2/4貼於Google Blogger
3. 2015/2/15新增親子遊補篇。